两个月后的巴黎峰会假若失败,后果将不下二战之祸?

稍懂历史的人都知道,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,战胜国在巴黎召开了大会,并就战败国如何作出赔偿签订了《凡尔赛条约》(Treaty of Versailles)。但因为条约中的要求过于苛刻,往后导致战败国之一的德国经济濒于崩溃,从而导致纳粹主义崛起,最后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,将人类推向一场更惨烈的浩劫。

但有多少人知道,距今不足两个月,另一个举足轻重的「气候峰会」也将在巴黎举行,而假设会议失败,人类将被推向另一场浩劫,惨烈的程度长远来说将较第二次世界大战有过之而无不及呢?

笔者在危言耸听吗?请大家自己看看:过去十多年来,全球的天气不是一年比一年酷热吗?具体而言,夏天的时间愈来愈长,极端高温天气亦变得愈来愈频密;与此同时,冬天则变得愈来愈短而且毫不寒冷,厚厚的御寒衣物愈来愈难有机会登场。而无论是春节、清明、中秋或是重阳,不合时宜地温暖甚至严热的天气更是屡破纪录。不用我说大家也应该知道,这个趋势我们称之为「全球暖化」。

科学家的研究告诉我们,情况比我们的主观感受实在更为严重。自有可靠气象观测纪录的十九世纪中叶以来,全年平均温度最高的年份当中,头10位皆出现于2000年之后。去年2014年是有史以来最热的一年。2015年虽然还未完结,但科学家已经颇为肯定,它的全年平均温度,将会破了2014年的纪录。(刚过去的6、7和8月的平均温度,都已经逐一破了一个半世纪以来的纪录。)

两个月后的巴黎峰会假若失败,后果将不下二战之祸?
4家国际科研机构的全球温度测量都显示,过去数十年全球暖化情况显着|Photo Credit: NASA’s Goddard Institute for Space Studies, NOAA National Climatic Data Center, Met Office Hadley Centre/Climatic Research Unit and the Japanese Meteorological Agency.

身在香港的我们是幸福的,因为现代都市的设备(特别是到处都有空调的商场和大厦)大大减低了全球变暖(更準确来说是「变热」)所带来的冲击。但就在今年初夏的五月底,印度出现了可怕的杀人热浪,多处的气温高达摄氏45度或以上,一些地方更达50度之高。结果导致了超过2,500人死亡。在巴基斯坦,稍后的一趟热浪也夺去了近2,000人的性命。

约一个月后,欧洲也受到特大热浪的袭击。伦敦录得了破纪录的36.7度,而巴黎更录得39.7度的高温。虽然欧洲的设施和社会保障较印度好得多,但这趟热浪也导致过百人的成亡。当然,香港人绝少知道的是,这与2003年欧洲热浪比较只是小巫见大巫,因为那次热浪夺去了近7万人的性命。(你没有看错,是70,000。)而2010年出现在俄罗斯的热浪(莫斯科的温度高达38度),也夺去了近5万人的性命。

在此之上,全球各处的特大山火亦愈来愈频繁,而且影响的範围愈来愈庞大。我们最常听到的是美国加州及澳洲东部的山火,但今年更为令人侧目的,是幅盖加拿大中、西部的特大山火。这些大火的烟灰被北风吹至美国的大湖区域,令那儿的空气犹如高度污染时的北京那幺差。

风暴变得愈来愈猛烈和具杀伤力,也是全球暖化的一个直接后果。道理很简单:包括颱风、温带气旋和龙捲风在内的各种风暴,主要的能量来源都是大气层中的水份,这是因为水蒸汽受冷凝结成液滴时,会释放出大量的热能(术语称「凝结潜热」),从而驱动风暴的发展。由于全球变暖,海洋表面的蒸发量大增,结果是大气层中所包含的水汽也大增,而潜热的释放令风暴变得愈来愈猛烈。

(待续)
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