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个留学台湾却到日本工作的印尼人,让我知道台湾为何留不住人才

文:黄惠农(草木 日誌)

日前,日本某企业被踢爆限制员工不能「实报」加班时数,引起社会强烈抨击,社长上电视频频道歉的同时,过去认为员工应该要「一生悬命」工作的资方,也开始体认到员工应该是公司最重要的「资产」,而非「成本」。

就像在历史舞台消失的企业一样,台湾过去的「成功模式」成为绊脚石。

传统发展理论认为国家发展的进程,从接收外国资本、技术开始,某个特定产业产生群聚效应,到开始水平、垂直整合一些相关产业,然后创造了「质」的优势。的确,十几年前台湾与南韩都遵从着这个模式发展,也尝到了很多甜头,在全球供应链中佔得一席之地。

几年前,施振荣为首的企业家就开始提倡「微笑曲线」。意识到代工业的成本优势迟早会被后起之秀取代,国际品牌追逐降低成本,早已如游牧民族那样,逐利而居。

留在台湾的资方,便成为政府心中最在乎的那一块。

经济起飞时期,「爱拼才会赢」是一个普世价值,只要肯卖命,白天打一份工,晚上打一份工,很快就能在某个地方买个「楼仔厝」。现在呢?放任虎豹豺狼炒地皮的后果,原本看得到的未来的年轻人,变成只看见「过劳死」。

动物学家曾经研究猩猩的行为,认为人类之所以不同于猩猩,在于有能力进行技术与知识的传承,而不会为了特定的利益(如香蕉)结党除异,导致好不容易发展的文明结晶消失。

现在的台湾,轻则複製过去加工出口时代的「成功经验」,继续压榨最软的劳工,替没什幺创新价值的企业累积财富;重则如某县,连遮掩都不必了,反正主政者就像跑龙套的演员,複製过去在良田上种房子的「成功经验」,长远规划什幺的,也不必了。

这样的台湾,要留下与竞争怎幺样的人才?

来台就业的外籍劳工人数,已经正式超过原住民的人口了,他们多数还是从事劳力密集的工作,我们是否意识到,对于白领人才来说,台湾有什幺吸引力。

过去的连续剧如「流星花园」,在中国大陆、东南亚地区创造了文化上的优势,外国人认为来台湾可以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质。而现在,政府大力喊着「南进」、国发会积规划抢才留才的伟大蓝图,释出薪资上的诱因,台湾,并非端不出「牛肉」。

留学台湾的印尼同学,为何最终选择离开?

笔者目前留学日本的研究室中,认识了两个印尼来的同学。从她们的故事,可以简单分析台湾与日本在抢才留才白热化的现在,有什幺微妙差距。

第一个同学Yola,领了印尼政府与JICA(日本国际协力机构)的奖学金,一年约有300万日币(约79.8万台币),跟一个普通上班族差不多。

JICA是一个以政府预算到其他国家进行国际开发援助(ODA)的机构,在东南亚主要协助国家级建设,如越南的新机场,此为新海诚导演替大成建设拍的广告。

透过政府国家队的力量,日本这套国际援助系统在东南亚做的有声有色,当台湾大梦初醒想到要「南进」时,人才、基础建设、甚至五到十年规划的蓝图,别人都已经布局做好了。

不过这也是非战之罪,我们自顾不暇了,哪有余力竞争这种布局。

第二个同学Mei,在印尼辞掉Accenture(艾森哲,全球顶尖IT管理顾问公司)的工作后,在台科大留学了两年。台湾政府给她一个月三万台币的奖学金,问她对台湾印象如何?

像这样顶尖的国际人才,曾经想留在台湾,但走了。配合日本积极招募外国人才,来了日本攻读博士班,还顺便生了个孩子。为了让孩子有好的成长环境,她预计留在日本工作,从50音都不会开始,学到现在能对谈如流,中文,则会讲一点。

当然日本这样砸重本竞才,也在国内引起一些反对的声浪,而且因为日文学习的障碍,每四个来日的留学生,只有一个能顺利留下来工作。

当中国开始扶植华为等公司发展高附加价值的产业、把劳力密集工业赶到其他国家的同时,台湾好像出现戒断症状一样,想起过去透过压榨劳方产生的竞争力,重新走回这个过时的方式,官商一併看齐,结果造成70万个台湾人离开家乡到海外工作,曾经来台的外国人才也悻悻然的离开了。

延伸阅读台湾正面临严重的人才外流危机,而中国是最大受益者面对台湾人才荒,赖院长的政策方向对吗?青年离岸流:台湾是否能成为东亚人才储蓄库?
上一篇:
下一篇: